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绝品妖帝 第二百一十三章 故人

发布时间:2019-10-12 18:19:42

绝品妖帝 第二百一十三章 故人

“吼!”符文傀儡仰天嘶吼。

三道普通傀儡便是快速掠进,朝着炎辰奔袭了过来。

炎辰脸色一变,金色灵雷袭出,挡住一击后,身化白线绕到了最弱的那一道傀儡身后。

那傀儡心紧,并未转身扑杀,而是向前躲闪。炎辰目光一亮,随即揉身扑上,追上那傀儡,灵雷袭出,从其背后的铠甲缝隙中钻了进去。

转瞬间,再次出现时,还带着一颗雷霆之心。炎辰顾不得欣喜,命令灵雷吞噬雷霆之心,转身便迎上了其他两大傀儡。

而就在这时那符文傀儡嘶吼一声,绝强的气势威压而至,灵雷在半空稍稍一愣,那道雷霆之心便是腾空跃起,向着那符文傀儡掠去。

被它摄入手中,紧接着被它一口吞了下去。

灵雷在半空近乎发狂的攒动,炎辰也是脸色不好看,注视着那道符文傀儡。

那符文傀儡好像灵智不低一般,眼神中有轻蔑之意,再度张口嘶吼一声,另外两道傀儡的雷霆之心也破体而出,径直摄入了符文傀儡的口中。

那符文傀儡此时气势一盛,隐隐有突破八星斗宗的样子。

炎辰惊异,先下手为强,不能让其突破,极月刀挥出,弯月侵袭随风飘荡间急速掠到符文傀儡的胸口之上。

“锵锵!”两声,隐隐有火花碰撞。这傀儡之身竟是宛若金铁,坚硬如斯。

而这也是激怒了那符文傀儡,它双手一扬,做大鹏状高高跃起,然后一双大脚朝着炎辰径直踩踏过来。

劲风赫赫,带着一股巨力奔腾。炎辰惊异,身化白线躲过一击,转身一刀劈在了符文傀儡的后背。

“锵!”火星迸发,炎辰被震飞了出去。

反观那符文傀儡身上,竟是丝毫无损。

“你姥姥的,这还怎么打!”炎辰惊怒,张口喝骂。

眼见符文傀儡转身盯着他,炎辰毫不犹豫转身就跑,身化白线,速度发挥到了极致。

但身后符文傀儡似乎有戏谑之色,脚下重重一跺,便是飞出百米之遥,但是落地之时,噼啪两声。

那巨大的身子仿若轻如无物,连连闪动,便是到了炎辰的后面不远处。

“雷遁术!”炎辰怪叫。不敢停顿,再次奔袭百米,不知道前方还有没有雷霆傀儡阻挡。他也不敢一下子飞出太远,不然前有拦路,后有追兵,那就是必死的局面了。

从没想到这雷圣传承考核会是如此艰难,光是这一道傀儡之关便要挡住绝大部分人吧!可以想象后续的考核将是何等艰难。

但炎辰想不到的是也唯有他才会有此特殊待遇,其他人的最强傀儡也只是斗宗七星实力,并无有法则之力在身的八星斗宗。

身后噼啪之声,轰然作响,炎辰想也不想的转身劈出一刀。

“嘭!”一股巨力传来,炎辰只觉手臂发麻,极月刀几度要脱手而出,嘴角鲜血溢出,已是受了些轻伤。

灵魂力一扫,千米之内的情况尽收眼底,炎辰身化白线开始用最快的速度逃离,顾不得前面是否还有傀儡了,后方傀儡实力太强,挡之亦难。

再次与符文傀儡硬拼两记后,一道黑色门户出现了炎辰的视野中,他脸色一喜,这是出口了吗?

当即欲要朝着那门户激射而去,而就在这时,那门户之上光芒一闪,一道人影踉跄而出,炎辰第一时间收起了背后的骨翼。

与炎辰对视一眼

,共同惊叫道:“是你!”

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两人会在此时相遇。

炎辰脸现复杂之色,望着眼前的俊逸青年,眼中闪现着怒火。

眼前的青年俊逸且温文尔雅,双眸深邃,似有黑洞炫光,能将人的心神拉扯进去,只是此时他颇显狼狈,衣衫破碎,嘴角泛起血迹。

“炎辰!”对面的青年同样有着复杂的神色,待看到那之后追踪来的符文傀儡后他也是怔然在了当场,兴许他之前便是以为逃过了一劫,此刻却是再遇凶险。

“炎子风!”炎辰深吸了一口气,叹然出声。眼前的青年便是炎子风,如多年前一样,一点未变,变的只有修为提升了不少,达到了斗宗三星。

若是他魔化,便是炎辰也会大感棘手,不可力敌。

“呵!”两人有无仇怨均是心知肚明,怕是各自都想至对方于死地吧!但那符文傀儡已到了不远处,炎子风也只得苦笑了一声,说道:“还是先解决眼前的麻烦吧!”

炎辰当即点头,说:“好!”

符文傀儡乃是大地,那黑色门户此时已然紧闭,禁制光芒闪动,恐怕去路已断。

转身看向那道符文傀儡,炎子风目中也是有些火热闪现:“雷霆法则符文凝成的傀儡!”

目光闪烁了一阵,他一脸慎重道:“这傀儡好生强大!”

炎辰心中讥笑,岂止是强大,能吓死你!对于炎子风他实在兴不起好态度,当年在焕宗镇,炎子风便是控制他的族人欲谋夺焕宗镇炎家之位。

更是炎梁天这个生死大敌的儿子,估计zǐ韵遭受逼迫,他也是有一份参与其中,目中异色一闪,炎辰说道:“此傀儡坚不可摧,地阶武器不可留痕!”

“吼!”似乎符文傀儡很是厌恶炎子风,紧紧的注视着他,低吼之后,便是舍下了炎辰朝着炎子风扑去。

炎子风惊怒,斗技频发与之对抗。他当然知道为何,因为他体内有魔族气息,如此最遭雷火之类至刚至阳的灵物排斥。

想了想,炎辰没有让他孤军作战,而是紧握极月刀快速冲了上去,如今两人在同一条船上,若是被傀儡分而杀之,那才是悲剧。

有了两人牵制,符文傀儡果然有些束手束脚,不再有碾压之势了。炎辰极月刀频频放出弯月,双腿四扫,道道劲风侵袭,一股股巨力不断抽打在符文傀儡身上。

锵锵之声不断传出,任凭符文傀儡坚不可摧也是好一阵摇晃,炎子风抓紧机会,手中斗技频出,漆黑魔气翻滚,慑人心魄。

带着极强的腐蚀能力不断的消耗符文傀儡的力量。一炷香之后符文傀儡的实力果然有所下降。

两人纷纷目光一闪,脸色各异,不知心中如何作响。到了此时两人反而是越发的凝重起来,对战符文傀儡之时也在各自防备着对方。

“吼!”似乎久战不下让符文傀儡大感震怒,仰天咆哮,开始疯狂般的撞击两人。

炎辰硬接一击,闷哼倒退,炎子风魔体同样强悍,巨力非凡,不过好像比之炎辰更加不如,被砸得倒飞了出去。

而这时符文傀儡得以喘息之机,猛然趴到在了地上,两人一愣,随即便是惊骇的发现,符文傀儡的身形渐渐变幻,化作一只矫健的豹子模样。

速度提升了不止一倍,灵活度更佳。瞪着一双铜铃大小的眼睛望着两人,最终还是将目标放到了炎子风身上。

豹口一张,其胸口的法则符文猛然一阵颤动,发出金芒。炎辰心中一颤,连连后退,同时大喝提醒道:“小心,速退!”

炎子风争斗经验不比炎辰少,如何看不出符文傀儡正在准备绝强的一击,双手连连挥舞,猛地一掐诀,状若狼嚎般的嘶吼从其口中发出。

他如多年前一般,魔化了!而且这一次更加强大,那股气息令得炎辰心下骇然,大受震动,不止他一个人在提升,炎子风作为炎家的两大天才之一,他的天赋亦是强绝无比。

“炎辰,你还打算保留实力吗?”炎子风喝道,似乎魔化之后,他虽然能够控制心智,但脾气却是暴戾了不少。

炎辰疑惑,这便是魔化的后遗症吗?但还是没有多做耽搁,背后骨翅伸展而出,半妖之体催发到极致。

见那豹口对准的是炎子风,他身形一闪,来到了符文傀儡的身后,极月刀力劈而下,弯月带着浓浓寒意撞到了符文傀儡的后背之上。

“轰!”符文傀儡的绝强一击受到了扰乱,炎子风目光一凝,猛然攒动,一腿便是扫在了那豹口之上。

恰是在此时,那豹口一张,一道数丈大小的金色闪电飞了出来,却是被炎子风一腿踢偏,打到了空处的山壁之上。

轰隆作响,那片山壁竟是塌陷一片,一个巨大的孔洞出现在山壁之上,里面没有碎石,只有一层厚厚的石屑。

炎辰震惊,那山壁坚硬非凡,便是用极月刀也难以劈开。如此一击竟有这般大的威势,还好是没有打中他们,不然九死一生。

“喝!”炎子风目中凶光一闪,双手探出,成爪状,手指之上泛起黝黑森光,竟是一击死死的扣住了那符文傀儡上的护甲。

傀儡大怒,死命挣脱,炎辰毫不迟疑,一刀劈出,阻止其暴动。

“喝!给我起来!”炎子风似乎发狂一般,死死的拽着那护甲,竟是硬生生的将护甲拽离了数尺,同时喝道:“快点,我要撑不住了!”

炎辰一愣,随即是发现那护甲之下,一颗跳动的雷霆之心闪闪发光,他是怎么找到的?

郑州国医堂性病医院口碑如何
黑龙江虹桥医院预约急诊
郑州国医堂性病医院的口碑
黑龙江虹桥医院急诊预约
郑州国医堂性病医院口碑怎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