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星月】瞎一树儿(小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3 04:46:41
瞎一树儿,四十多岁的年纪,大高个儿,腰板儿倍儿直,头发乌黑浓密,面庞英俊帅气,若不是眼睛看不见,真正称得上是一位美男子。待人温和友好,未语先笑,说话是好听的男中音。这是瞎一树儿留在我头脑中的印象。
我住的村子叫万庄,往北走不到一里地就是高庄,这两个村子的西面,有一条南北方向的马路,马路以西是孙庄。瞎一树儿是高庄人,大名是否叫高一树我不敢确定,总之,人们提到他都是叫他“瞎一树儿”。
瞎一树儿的眼睛是怎么瞎的呢?年轻的时候给生产队干活儿,化肥水进眼里去了,把眼睛烧瞎了。
具体情况是这样。由于他长相好,又年轻风流,自己也愿意和妇女们闹,妇女们也愿意跟他闹。那天一边给玉米施肥,一边跟一个妇女嬉戏,所谓的打情骂俏吧。青年男女在一起玩笑,本来也算不了什么,可是那天玩儿大发了,这个妇女弄了一瓢化肥水——那时候还用化肥水呢——冷不防地就扬到一树的眼睛里去了。“哎呦——妈呀!”一树大叫一声,躺在地上连哭带闹,疼得打滚。妇女们还以为他假装的呢,谁也不上前儿,只顾看着他笑。时间一长,才觉出不对劲儿来:“闹也没这么闹的,别是真出事儿了吧?”这才想起喊人救人来。可是由于耽搁的时间太长了,大夫一检查,说:“完了,晚了,没治了,彻底瞎了。”此后,美男子高一树就变成了可怜的“瞎一树儿”。
那阵儿,我们老家那边唱乐亭大鼓还是很有观众的。给鼓书艺人弹三弦伴奏的多是瞎子。于是,瞎一树儿便学会了弹三弦,给鼓书艺人当琴师,有吃有喝,还算混得过去。可是没过几年,收音机、电视机逐渐走进各家各户,说书的没饭吃了,他这个琴师也只好改行。瞎子能干什么呢?理所当然的学了算卦。于是,瞎一树儿挎个马竿,背个黑色人造革兜子,打着两块竹板儿,走街串巷算起卦来。
人们总爱问算卦的一句废话:“先生,你这卦算得准吗?”一般算卦的总是很圆滑地回答:“心诚则灵,信则灵,不信则不灵。”可同样的问题问到瞎一树儿这的时候,他却微微一笑,然后很实在地回答:“唉,啥样儿人都得想法儿活着呀,我给大伙儿算一卦,大伙乐呵乐呵,给我两块钱,总比我直接伸着手跟大伙儿要钱、要饭好点儿啊。”因为他口中身上没有江湖气,所以人们对他也充满人情味儿,明知道他算的卦不准、不灵,大伙儿还是经常让他给算卦。
我十六岁那年的正月初三,我和几个表兄妹一起步行到孙庄给我大姨拜年。刚刚下了一夜的大雪,地上积了一扎多厚,天还阴着,随时准备再飘起雪花的样子。
远远地瞧见这条街的西头儿有一个人影在雪地里晃动。到近前才看清,是瞎一树儿。左右全是人家的院墙,往前走,西边是一个结了冰的大坑。他拿着马竿儿往前探、往左探、往右探,怎么也绕不出去了,他迷路了。我赶紧小跑过去,抓着他马竿的另一端,领着他往东走,边走边聊。
他问我是哪庄的,叫什么名字,家里长辈都是谁。我一一照实回答。我问他平时出门靠什么认路,是否靠数步子。他回答,靠耳朵听。我深表奇怪。他说,晴天能听清道路,阴天就听不好了,所以今天才迷路。我大长见识。
一直把他送到村口的面粉厂处,他表明自己能回家了,我才转身离开。此后,他再到我们村去算卦,将我夸了又夸,并且经常免费给我母亲算卦。
几年后,有一天听母亲说,高庄的瞎一树儿上吊死了。怎么回事呢?
原来,他和弟弟一家生活在一起,每天把算卦挣的钱交给弟妹。看在钱的面子上,一家子待他还不错。可是年岁越来越大,身体越来越差,后来腿脚不济,再不能出来算卦了,这样就完全成了家里的累赘。弟弟一家,特别是弟妹待他的态度急转直下。他自愧于无用,对未来完全丧失了信心,于是趁家里没人,在门闩上系上绳子吊死了。
眼中早已失去光明的一树终于因心中也不再有光明而殒身于永恒的黑暗和死寂中了。

共 14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小说从头至尾记录了“瞎一树儿”悲惨的一生。本来长着一副较好的容貌,却因此喜欢与女人疯闹,最终酿成苦果。一个盲人为了生活给唱大鼓的弹三弦,可好景不长,现代化的电视机却取代了街头巷尾唱大鼓的位置,瞎一树儿因此又丢了饭碗。无奈,他又开始走街串巷去给人算卦,只为求大家一乐能给他两块钱。可见,瞎一树儿的生活状况由此开始下滑,随着年纪越来越大,再也无法出去挣钱,没有了生活来源的瞎一树开始被弟妹所嫌弃,最终对生活失去信心而心灰意冷悬梁自尽,结束了自己苦难的一生。故事情节令人感叹,人物形象刻画的生动而饱满。推荐共赏。(编辑:静尘)
1 楼 文友: 2015-09-08 17:56:16 以贤弟作品颇丰的数量与质量,短时间内出版大书是毫无疑问的事。一岁宝宝脸发黄是什么原因
早期血栓症状有哪些
五岁宝宝不爱吃饭怎么办
小儿上火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