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昔日民謠歌手艾敬轉型藝術家拒跨界標簽

发布时间:2019-11-09 09:58:26

昔日民谣歌手艾敬转型艺术家 拒跨界标签

20年前,艾敬一曲《我的1997》唱红全国,20年后,艾敬转型当代艺术家,而《我的1997》的内涵,则被轻描淡写成“那时唱的就是今天的‘自由行’”但是,很多东西无法割裂,艾敬也很自知,在中华艺术宫日前开幕的“艾敬的爱”综合艺术巡展上,出现了很多类似于当年城市民谣的叙述性的新创作,比她刚进入当代艺术领域时的作品明显接地气多了

成张晓刚唯一“俗家弟子”

上世纪90年代末,受唱片市场大幅萎缩的影响,艾敬的音乐事业受阻,困顿之余,她在世界各地寻找新的艺术灵感,同时,出现在北京艺术圈中,开始学画画她拜的师傅是日后大红大紫的当代艺术界“四大天王”之一的张晓刚

张晓刚看到艾敬为新专辑《追月》手绘的封套时,觉得她很有艺术天赋,鼓励她自由地画,然后再教她一些绘画技巧

人们笑称艾敬是张晓刚唯一的“俗家弟子”,因为其他学生都有美院背景,只有艾敬毫无美术基础但艾敬有种与生俱来的韧劲,加上天赋和才华,当年没什么乐理知识的她,就是通过对着录音机将随口哼出的旋律录下来,才成就了那一首首脍炙人口的民谣这次展览上,就有张晓刚为女弟子画的一张涂鸦肖像,记录了这段师生缘

新世纪之初,艾敬在纽约的苏荷区沉下心来画画苏荷区是全世界艺术家来美国寻梦的落脚点,孕育了不少艺术家,艾敬也就在这里一点点积攒自己的艺术梦想

随处可见音乐人底色

唱片业不景气,导致有些音乐人开始作画,比如创作过《让世界充满爱》的郭峰,还有窦唯,以及唐朝乐队的丁武,但转型最彻底而且知名度最高的也就艾敬一个

艾敬不喜欢别人称自己是“跨界”,在她眼里,艺术没有界,“我是什么不重要,我做了那些作品才重要,作品会说明我的身份”

果然,在艾敬的当代艺术创作里,随处可见她那颗音乐人的心在这次艺术展开幕式上,艾敬邀请着名音乐人李寿全、张培仁、三宝作为制作力量,演出的乐手是鼓三儿、张永光、张岭、孔宏伟、Eiddie,加上担纲音响调音的金少刚团队,放在任何一张唱片里,都是超强的阵容展厅墙面上一组艾敬各个年代出版的唱片封套展示,吸引了众多目光

艺术作品更接地气

在本次展览中,艾敬全新的装置作品《艳粉街的故事》首次亮相20年前,艾敬曾写过《艳粉街的故事》,在歌中叙述了她的童年、家乡和人生故事而在这件装置作品中,30多年前的“北京牌”电视机机箱被掏空,里面是一个小女孩在老屋门前土墩上站着唱歌的场景雕塑

那个当年在土墩上唱着“我爱北京天安门”的小女孩,后来把她的故事用民谣小清新的方式呈现,如今又用当代艺术的表现方式,让人再次体会到叙事表达在不同艺术样式里的力量,这样的表达方式,也让艾敬的当代艺术作品更接地气

展厅里最大的作品《我的母亲和我的家乡》,是艾敬因为母亲不断为其编织毛衣而获得的灵感她发现这一代母亲大多喜欢编织毛衣,除了表达对子女的爱意,也表现了她们内心对色彩和节奏的感觉于是艾敬发动母亲,带领近50名亲戚、朋友和邻居,采用家中废弃的旧毛衣、毛裤以及其他旧毛线,重新编织出一幅宽6米、长16米充满“love”字样的挂毯

而这个“love”也成了艾敬进入当代艺术领域以来的基本标志,展览中多件作品均以“love”命名,包括一件不锈钢雕塑“I loveheavymetal”,再一次透露了艾敬音乐人的底色

(责编: 阿菲)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