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白银霸主 第七百五十三章 误会

发布时间:2019-10-12 18:29:13

白银霸主 第七百五十三章 误会

严礼强醒来,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一片河边的滩涂上,身上都是一些细细的砂石,而再远一点,就是高耸的山峰和密密的森林。

头顶上的天空已经有了一丝亮色,一声声清脆的鸟鸣声在峡谷之中回荡着,不时还有猿类的叫声传来,让这个地方更显得幽静。

这是一片大峡谷,奔涌的河流来到这里转了两个急弯,在峡谷之中划出了一个巨大的“S”形的弯道,正是这个巨大的“S”形的弯道,把如疯牛一样奔涌的河水驯服了下来,在离开弯道的时候陡然变得平缓了许多,严礼强现在身处的位置,就是这个“S”形的弯道的第二个转弯处,正因为河水在这里冲出一大片的河滩,所以严礼强也才有机会在这里找机会带着伞个女人上了岸。

想到那三个女人,严礼强才发现自己的身上有点重,转头一看,睿妃就压在自己的身上,她的双手还紧紧的抱着自己的脖子,当时情况紧急,又是在水中,严礼强只有两只手,但却要救三个女人,所以没有办法之下,严礼强就解开了睿妃长裙的腰带,直接用大人背小孩的姿势把端妃面对面的捆在了自己的身上,随后才能腾出两只手来救端妃和怡妃。

睿妃平时看起来不像太有力气的样子,而昨晚,这个女人的一双手臂在水中紧紧的搂着严礼强的脖子,要不是严礼强在练习抖大枪的时候已经习惯在水中闭气

,说真的,昨晚搞不好差点被这个女人给勒得窒息。

自己和睿妃的衣服早已经湿透了,睿妃那美妙的身体正紧紧贴在了严礼强的身上,就隔着两层衣服,哪怕严礼强不用去刻意的探查,也能感觉到睿妃胸口传来的有节奏的心跳。

再偏头看了看,端妃和怡妃两个人正躺在自己的左右两边,自己昨晚一只手抱着一个,身上还挂着一个,不知被那河水冲了多远,最后硬生生的拖着三个女人,把三个女人带到了岸边。

伸手在端妃和怡妃两个人的脖子上摸了一下,发现两个人的脉搏还在跳动,还活着,严礼强一下子松了一大口气。

严礼强身上的伤势原本就没有彻底痊愈,特别是昨晚飞身跳入山涧接住掉下来的四轮马车的的那个举动,更是一下子让严礼强的身上伤上加伤,后来为救三个女人在湍急的河水里折腾了不知多久,其中的凶险艰难,实在一言难尽,想到自己能在那种情况下还能把三个女人从马车里救上来,严礼强自己都有点佩服自己了。

醒来的严礼强先闭着眼睛感觉了一下自己体内的情况,发现自己这个时候的身体全身酸疼,刚刚醒来就像全身被掏空了一样,连手上都没有多少力气了。

严礼强喘着粗气,先静静的躺了一会儿,让自己的身体恢复了一点力量,随后才用手摸索着睿妃的腰带,想要把捆着两个人的腰带解开。

那腰带的节,就在睿妃臀部以上靠腰部的位置,昨晚情况紧急,又是在水中,所以严礼强在当时想都不想就用睿妃的腰带打了两个死节把自己和睿妃紧紧的捆住,现在睿妃身上的腰带被水一泡,那绸带上的两个死节变得更紧了,严礼强现在手上没有多少力气,手指在用力的时候都还感觉有点发虚,他试着把那两个死节给解开,但却徒劳无功。

一下子,严礼强急得额头上的汗都出来了。

手暂时解不开,那就只能用东西割开了,严礼强摸了摸自己的腰间,却发现他随身携带的那把黑鳞剑,早就已经不见了,好像就是刚才在上岸的时候掉到水里了。

严礼强正在想办法解着腰带,就在这时,和严礼强捆在一起的睿妃却悠悠睁开了眼睛,醒了过来。

睿妃一睁开眼睛,就发现自己和严礼强被面对面紧紧捆在一起,脸贴着脸,身子也紧紧贴着,她把严礼强压在了身下,而严礼强的一双手正在自己的腰间摸索着,一时之间,睿妃只觉自己的脑袋都是晕晕的,脸颊一下子就滚烫了起来,难道严大人是想要……这想让让睿妃差点大声惊叫起来……

不过睿妃却没有惊慌失措,更没有像没见过世面的小姑娘一样尖叫起来,因为她一醒过来,就想起昨晚严礼强救自己时那种九死一生的惊险场面,后来虽然是在水里,但是严礼强把她从马车的车厢里拉出来,解开她的腰带把她捆起来的时候,睿妃当时也是清醒的,知道严礼强是在救自己,至于后来在水中,睿妃还记得在自己无法呼吸快要窒息闭气过去的时候,严礼强还用口给自己一口口的渡过许多气,才让自己活下来。在慢慢平复过来之后,睿妃发现严礼强在她腰间动着的手也不是像她想的那样,而是在想把拴着两个人的腰带解开……

醒来的睿妃羞赧无比,完全不知道怎么面对这样的场面,干脆就继续装晕,让严礼强解着自己的腰带,只是这个时候,她脑袋里的画面,却是那日在山野温泉之中的情景,那日严礼强是藏身在容贵妃的身后,两个人在水下应该也是这般紧紧贴在了一起,没想到今日轮到自己了。

严礼强继续弄着睿妃的腰带,开始的时候他还没有发现睿妃醒来了,但是,慢慢的,感觉到睿妃那慢慢开始滚烫起来的脸颊,严礼强就知道睿妃醒来了,不过既然睿妃假装没醒,他也假装不知道睿妃醒来,现在这场面,救人的时候不算什么,但醒过来,大眼瞪小眼的面对面捆在一起,那就尴尬了。

这么一会儿功夫,严礼强身上的力气又恢复了一些,手上的劲儿也变大了许多,但是当时他在水里打的那两个死结的腰带实在太紧了,完全解不开,这腰带是用一层层的绸带压在一起做出来的,又精美又结实,估计拉辆马车都没有问题,如果严礼强身体的力量完全恢复过来,或许可以一下子用蛮力把它扯断,但现在,严礼强的身体还在恢复中,根本扯不断。

我靠,昨夜飞身能接马车,现在却连个捆在身上的腰带都解不开,严礼强苦笑了一下,心里暗暗说到,难道这就是虎落平阳么,这可怎么办?

躺在地上的严礼强朝着四周看了看,在看到不远处矗立在河边的一堆石头的时候,终于眼神一亮,有办法了。

不过要过去先要把睿妃叫醒才行。

“咳咳,睿妃娘娘,这个,你醒了了么?”严礼强凑在睿妃的耳边叫了一声。

睿妃没有办法再继续装晕,只能醒了过来,睁开眼睛,用蚊子一样的声音在严礼强的耳边说道,“严大人,这……这腰带解不开么?”

“是啊,这腰带昨晚在水中打节太死,水一泡,一下子救解不开了,我还正在想办法,昨晚无礼唐突之处,还请娘娘见谅……”

“昨晚严大人救了我一命,事急从权,当时情况紧急,我感谢严大人都还来不及,又怎么会怪罪!”睿妃轻声说着,“不知现在严大人打算怎么办?”

“现在我身上没有带着锐器,那边有几块嶙峋的巨石,我想先到那边,用巨石的棱角把这腰带给磨开,这个,两个人捆在一起不好走路,待会儿需要娘娘配合,我抱着娘娘过去,先和娘娘你说一声!”

睿妃的脸更烫,声音一下子变得更小了,就像蚊子似的,“此刻别无他法,严大人请放手施为就是!”

“那就请娘娘恕我无礼了!”严礼强说着,先翻身,换了一个方向,把睿妃压在了身下,睿妃脸红如朝霞,双眼紧闭,扭过头,侧着脸,整个人羞赧无比,都不敢看严礼强。

而看着睿妃那娇媚成熟之中带着羞涩的面孔,严礼强也感觉自己的嗓子想要冒烟,“娘娘,你搂着我的脖子,腿盘在我的腰上,我要起来了!”

“嗯!”睿妃轻轻嗯了一声,照做,睿妃的双腿一盘到严礼强的腰上,睿妃的整个人就滚烫了起来,真个身体都在轻微的颤抖着,这样的姿势,实在太暧昧了。

下一秒,严礼强就爬了起来,睿妃依然紧紧的挂在严礼强的身上,双手紧紧的搂着严礼强的脖子,一双丰腴的长腿则盘在了严礼强的腰上,严礼强就用双手抱着睿妃,然后一步步的朝着不远处的那几块乱石走了过去。

来到那几块巨石边上,严礼强在哪几块巨石的背后找了一个有棱角的,然后就靠了过去,把睿妃的背部凑近到那块巨石的棱角处,用手拉着睿妃背后的腰带抵在巨石的棱角上。

“娘娘你别动,尽量把腰部和背部挺起来靠近我坚持一会儿,这背后的石头的棱角会刮伤人,小心擦伤背部,我来弄!”

“嗯!”睿妃依然低声应了一声,双眼紧闭。

看到睿妃不动了,严礼强的才一上一下的动了起来,想用巨石的棱角把那腰带磨断……

严礼强正在磨着腰带,刚刚把那腰带磨断一半,这边的端妃和怡妃却已经悠悠醒了过来,差不多同时睁开了眼睛。

醒过来的端妃听到身边不远处有动静,她一转过头,眼睛一下子就瞪圆了——只见不远处的一块巨石后面,严礼强和睿妃露出上半身,露出一个侧面,睿妃紧紧的抱着严礼强,满脸通红,严礼强似乎也抱着睿妃,微微低着头,整个人还一上一下的在动着……

那场面,简直难以形容!

端妃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然后严礼强的声音还在这个时候传了过来,“娘娘,这有点紧,我可能要多磨蹭一会儿,娘娘你还能挺得住么,要不休息一会儿?”

睿妃的声音也断断续续传来,“严大人……你慢慢来……不用停……我挺得住!”

……

严礼强继续动着,磨蹭着腰带,又过了几分钟后,那腰带终于磨断,两个人之间的束缚一松,睿妃啊了一声,才连忙从严礼强的身上滑了下来,严礼强也连忙松开了手。

最后,等严礼强从那几块巨石后面走出来的时候,就看到端妃和怡妃已经坐了起来,两个人满脸通红,正用一种难以形容的目光看着自己。

严礼强也懵逼了,没想到端妃和怡妃已经醒了过来,刚刚他身体精神太疲惫,完全没有发现端妃和怡妃已经醒了,看这两个女人脸上的表情,似乎是看到了一点东西,误会了,我靠,这要怎么解释,老子可什么都没做啊……

然后严礼强还没有开口,睿妃整理着腰带就从那巨快巨石后面走了出来,看着端妃和怡妃的目光,睿妃也一下子也愣住了……

江门治疗卵巢炎费用
沈阳治疗妇科费用
蚌埠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江门治疗卵巢炎医院
沈阳治疗妇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