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英雄信条 第一百三十九章 萝莉回归

发布时间:2019-12-04 16:44:59

英雄信条 第一百三十九章 萝莉回归

“有些甜,像果汁。”阿诺咂了咂嘴角,给出了一个评价。

“别担心,以后药水管够。”看着阿诺陶醉的神情,唐顿的眼角抽搐了,他想到了自己第一次拿到药水时的感受。

穷逼的世界,伤不起呀!

“出来!”阿诺还在呵斥,旁边的杰克逊直接扣下扳机,射了一发弩箭。

啊,一声惊恐的喊叫骤然响起!

“该死,都说了让你别乱动、别乱叫,看,这下被发现了吧?”一个嫩嫩充满童稚的声音打破了黑夜的寂静。

阿诺刚要循着声音扑过去,被唐顿拉住了。

“我认识!”面对着野蛮人不解的目光,唐顿解释了一句,那声喊叫他太熟悉了,就是胡桃那只被殴打的地精宠物。

“主人,我不是故意的,我被虫子咬了!”倒霉地精还没说完,话音就变成了哀嚎。

“让你狡辩,让你质疑胡桃大人!”

小胡桃很生气,摁着地精一顿胖揍。

“主人,我错了,再打我就要死了。”地精哭喊着,接着像被暴熊追赶的兔子,一下子从草丛中扑了出来,可是没跑几步,拴在脖子上的绳子就突然绷直了,让它一个直趴,摔在地上。

就像钓鱼一样,倒霉地精被拖了回去。

“不要呀!”地精的双手胡乱挥舞,抓着四周的杂草,甚至在地上都抓住了沟壑,可惜济于事,终淹没在草丛中。

“你居然还敢逃?”

随着小萝莉的质问,又是一阵凄厉的惨叫。

“小胡桃,别打了,它都要死了。”唐顿笑着摇了摇头。

摇晃的蒿草从突然安静了下来,只剩下地精的惨哼,不过很就变成了支吾声,显然是被小萝莉捂住了嘴巴。

阿诺捅了一下唐顿的腰,指了指十点钟方向的蒿草,月光下,它们呈波浪状的倒伏,而且有一个小山包似的牛皮背包,正缓慢的移动着。

那是小萝莉正在战略转移!

“别藏了,我都看到你了。”唐顿忍俊不禁,他能想象到小萝莉撅着**趴在地上逃走的可爱模样。

“计划失败,太可恶了。”小胡桃气呼呼地站了起来,一手抓着绳子,牵着地精,一手抓着一把蒿草,顶在头上,作为掩饰。

“你怎么走到这儿了?刚才跟在我们后面的呢,就是你吗?”唐顿的眉头蹙了起来,忍不住责备,“一个人走夜路多危险呀,你要学会照顾自己。”

“嘻嘻!”虽然被呵斥了,但是小胡桃眉开眼笑,很开心,她喜欢这种被人关心的感觉。

阿诺和亲信们愣住了,因为他们看到一个只有七、八岁的小萝莉背着一个大的不像话的背包走了出来,在她身后,还牵着一个地精。

地精受了伤,走不,于是就被她拖在地上,硬生生的拽了过来。

嘶,看着倒霉地精的脸擦着地面,偶尔还会磕在石头上,就连阿诺都有些倒抽凉气。

唐顿蹲下,拍了拍胡桃身上的灰尘,小萝莉身上有还未干透的汗渍,让他有些心疼,“你跟了我们一路?”

胡桃点了点头。

“为什么?”阿诺不解。

“我一周前离开的时候,碰到了一伙劫匪,他们说要抢劫匕首矿山,我想起你就在那里,就回到了晨雾镇上,准备去矿山提醒你,没想到正好碰到了你,于是就跟上来了。”胡桃没说,她是准备报答唐顿,帮他‘渡过难关’的。

“你为什么不直接出来?非要跟着?”亲信们觉得这个小萝莉不太正常,尤其是看到她背的动那么大一个包,血脉肯定特殊。

胡桃低下了头,用脚尖在地面上画着圈圈。

“你是想暗中保护我吧,等到劫匪出现的时候,你突然跳出来,给他们一个突然袭击,把他们部干掉哦?”唐顿根据胡桃的姓格,想了一下,推测了一个答案。

“嗯,嗯,原本是这么计划的,很棒吧?是很棒吧?这可是我自己想出来的战术!”胡桃很兴奋,献宝似的炫耀着,不过小脸随即垮了下去,非常失落,“可惜失败了,都被这个笨蛋给毁了。”

小萝莉又生气了,一扯绳子,把远远躲在旁边的宠物地精拽了过来,又是一顿拳打脚踢。

“放过他吧!”唐顿摸了摸小萝莉的头,告诫她,“以后别这么干了,这个战术不会成功的。”

“为什么?”胡桃歪着脑袋,一脸愕然。

“因为你势单力孤,当你出其不意杀出来的时候,携带的兵力不足以让敌人的军心产生动摇。”唐顿心说一个小萝莉窜出来,搞不好敌人会笑掉大牙。

“那怎么办?我就一个人呀?”胡桃扳了扳手指,计算数目,“加上它,也才两个,看来我要再抓一些地精了。”

噗,噗,亲信们再也忍不住,笑了出来,就连阿诺也裂开了嘴巴,笑着抓了抓头皮。

“这个小萝莉是天然呆吧?就地精那可怜的战斗力,即便来上一千只,也是白搭。”亲信们并没有恶意,只是随口调侃。

“瞧不起地精吖?阿巴贡,咬他!”胡桃傲娇了,虽然经常殴**霉地精,但是她不允许别人看不起阿巴贡。

哈哈,听到这只瘦弱地精的名字叫阿巴贡,一群人又爆笑出声。

阿巴贡奈,而且显然也有过类似的经历,直接趴在了地上,学着狗吠,朝着亲信们呲牙。

“行了,别笑了,去挖坑埋尸。”对于胡桃的心思,唐顿很感激,“近过的怎么样?吃过饭了吗?”

“很惨。”阿巴贡插了一句嘴,指了指瘦骨嶙峋的胸口,“我都饿成一张皮了!”

这只身高不足一米的绿皮地精还是过着一如既往的凄惨生活,每天晚餐后都会例行的挨一顿打

,胡桃主人心情好要打,心情不好,要打,它身上只穿着一条亚麻布裤衩,淤青和血渍明显。

“哼,被你吃掉的那几个小孩,想挨爸爸、妈妈的打骂,都不可能了。”胡桃又踹了阿巴贡一脚,“吃什么不好?非要吃人?”

阿巴贡撇着嘴,有苦说不出,在它们看来,人类和火鸡差不多,为什么不能吃?

唐顿从背包中拿出一块面包,丢给了阿巴贡。

阿巴贡感激涕零。

处理完一切琐事,唐顿带人回到匕首矿山的时候,已经是深夜。

“今天先睡这里吧,明天我给你安排宿舍。”唐顿打开了房门,走进后,将背包丢在了床铺上,“要不要洗个澡,浴室里天候供应热水。”

胡桃抓着背包的带子,站在门口,看着打扫的整洁一的房间,正要迈腿,又停了下来,低头看了一下。

小萝莉的衣服破旧,沾满了灰尘和污渍,她担心弄脏唐顿的屋子。

“还有阳台和浴室,厨房也有,唐顿老爷,看来您的地位很高呀!”阿巴贡伸长脖子巴望了一眼后,就迫不及待地往宿舍中跑,结果没走出几步,就被胡桃狠狠地一拉皮带。

呃,阿巴贡一声惨叫,随着绳子绷直,整个身体后仰着摔在了地板上,又被拖了出去。

“怎么了?”唐顿不解。

“她担心弄脏您的房间。”阿巴贡凑趣,解释了一句,以前跟着小主人,每天都是风餐露宿,不是在野外,就是在小镇的垃圾桶旁过夜,已经整整大半年没有睡过温暖的床铺,不脏才怪。

当然,那次住唐顿的家算个例外。

小萝莉的脸颊羞红了,嫌弃地精多嘴,踹了它一脚。

“呵呵,我还担心你不想住在这里呢。”唐顿招了招手,“进来吧,去洗个澡,顺便吃一顿丰盛的宵夜,然后美美地睡上一觉,什么疲惫和烦恼都会飞走了。”

胡桃点了点头,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后,迈步往进走,可是被卡主了。

小山状的背包实在太大了,胡桃显然没有发现原因,不明所以的抓紧了包带,开始埋头硬冲。

砰!

背包撞的门框都有些晃动了。

小萝莉努力迈步,把背包的带子都扯得拉开了,然后终于不堪重负,啪的一声断掉了。

胡桃失去平衡,前冲了几步,摔向了地面,可是不等落地,跌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小心点。”唐顿拍了拍小萝莉的脑袋,帮她把背包拿了进来,关上了门,“是你自己洗,还是我帮你?”

“自己!”胡桃故意左顾右盼,还把声音放的很大,来故意掩饰情绪,不过从泛红的脖颈和脸颊,还是可以看出她觉得刚才的冒失行为很丢脸。

“嗯,我去做宵夜。”距离黎明没剩下多少时间了,唐顿放弃了**和配置魔药。

小萝莉从背包中翻出了一套衣服,走了几步,又想起了阿巴贡,赶紧跑过去,把它拽进了楼道中。

“待在这里,你如果敢逃跑的话,我会打断你的腿。”萝莉把绳子拴在门把手,警告了一句。

阿巴贡神态恭敬,直到胡桃离开,才哭丧了一张脸,不过很又笑了起来,因为小萝莉又在门缝中露出了脑袋。

“注意你的行为举止,别给胡桃大人丢脸,不然依旧打断一条腿。”胡桃瞪了阿巴贡一眼,然后丢出来一大块烟熏火腿、两个面包,还有一瓶黄油。

唐顿靠着厨台,一手搅拌着肉粥,一手翻看着魔药图鉴,听到外面的声音,忍不住笑了出来,其实小萝莉很善良,殴打阿巴贡,尽管是为了惩罚,但是依旧点到即止,不然它早被虐待死了。

额尔古纳市人民医院
成都西南医院刘可新
西宁治疗盆腔炎医院
海南最好的治癫痫病的医院
沧州治疗妇科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