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重返埃德加 第二十七章 马利克的阴影(三)

发布时间:2019-10-12 23:28:16

重返埃德加 第二十七章 马利克的阴影(三)

在河谷镇休整了一晚,第二天一大早队伍就开拔上路了。

伪装成老者的谢尔曼用灰色的旅行者斗篷罩住全身,只露出一双阴鸷的眼睛,带领佣兵直奔位于河谷镇北面丘陵的古墓。

死灵法师的尸体连同血池已被清干净,墓穴连尸臭味都没留下,就仿佛一个被遗弃多年的空墓。

谢尔曼在墙壁上一阵摸索,居然打开了一扇秘门。这是个隐藏的单间,只放了一具尸骨,虽还未完全腐烂,但萎缩的厉害,已看不出本来面目。

即使间隔了一段距离,林克仍从尸体上……不!准确说是从尸体手里捧着的经书上感觉到一股极淡的魔精,根本不成形,只剩一些模糊的粒子,风一吹就能散掉。

佣兵们窃窃私语,都以为这具秘藏的尸体身上有宝物。谢尔曼却小心翼翼地捧起经书,林克眯眼,从已经脱落的封皮上依稀能看出晨曦教会的徽记。

在尸体上放象征太阳的物品是内陆人最常见的陪葬品,这本也没什么,等谢尔曼翻开的经书,林克惊讶的发现内部已被掏空,四方形凹槽里放置的东西已经不翼而飞,大小与死灵法师空间袋里的那封信相当。

“碰!!”

经书被谢尔曼狠狠摔在地上,他阴沉着脸走出密室,下令佣兵沿着丘陵往西北方继续前进。

当任临时队长的战士克洛德代表其他人向委托人提问:“再继续走就是地之柱的边界了。”

“我花大价钱召集你们这些人可不是去郊游。”沙哑的嗓音里有明确的威胁。

看在钱的份上,克洛德最终还是选择沉默。队伍再次上路,这回没有了之前的轻松,每个人脸上或多或少都有些紧张。

“那本空掉的经书装的会不会就是圣物?”潘恩压低的嗓音里有难掩的忧虑,“我们该不会要要白跑一趟吧?这可是我第一次接到的公会任务呢。”

林克还没想好要怎么回答,袁野就比了比经书内部的凹槽大小,“这个形状和大小……好像是信件?”

俩人同时瞪着他,前者完全觉得他是在捣乱,后者为袁野再一次蒙对而讶异。

又来了……林克感觉到非同一般的注视,是谢尔曼的那名侍从,他为什么老盯着我不放?

“嗨~他又在看你了,你们真的不认识?”身为刺客的潘恩也感觉到了少年的目光,虽然只是简短的几秒,对于敏锐的刺客已经足够了。

“我可以确信我之前从未见过他,这种刀子似的眼神……嗯?”林克突然打住,‘刀子似’的形容词让他明白为何会有对那少年有既陌生又熟悉的感觉了。

“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的小队任务吗?公共墓地的守墓老头。”

“怎么可能!”潘恩下意识的否定。

“不会错,是他。”似感应到在谈论自己,少年的视线再一次落到林克身上,他越发肯定。

“唔……”潘恩在林克的感染下也不那么确定了。

魔法世界里一个法术就可以彻底改变外形、声音,甚至是性别,假如他真的是那个老头,跟在谢尔曼身边又有什么目的呢?

随着队伍越来越靠近守护之地,行进的速度也越来越慢,游侠和盗贼们忙着清理陷阱,以‘山民’身份混入的林克指导如何避开德鲁伊的巡逻路线。在谢尔曼的指引下,队伍来到一处被乱石和枯树掩盖的废弃木屋,他的斗篷里似乎放了某种发光的物品,当佣兵把木板乱石都清理掉,又一阵乱摸的谢尔曼开启了一道向下延伸的楼梯。

克洛德一手拎着长剑,一手举着点燃的火把第一个走了下去。漆黑的通道一直倾斜,也不知道挖了多深,空气里有股经年的灰尘味,佣兵全都沉默着,没有人说话,只有或轻或重的脚步声回响。

通道的尽头是一扇铁门,谢尔曼越过克洛德,伸手在门上摸索了一阵,铁门缓缓开启,显露出一个宽敞的空间。翻到的桌椅与摔碎的碗盘无一不现实出这里曾有人居住,墙壁和地面上随处可见深褐色的污渍,那是血干涸后的颜色,有数个甬道从大厅向更黑暗的未知区域延伸。

在紧挨边界的地方,居然有这么一个规模不小的地下建筑。谁都能看出这里经历过一场惨烈的战斗,更为奇怪的是,没有尸骸。说是被清理过吧,为什么要残留这么多的血迹?

谢尔曼掀开斗篷,手里握着一颗闪闪发光的水晶球:“我要找的东西就在这里,一枚刻着阴影之神马利克圣徽的金币,除了它其他的东西都归你们。”

佣兵们对视一眼都各自走开,银质餐具、烛台丢的满地都是,佣兵们很快就忘了这里曾遭遇过什么,将所有他们认为值钱的东西拿走。

潘恩一门心思找圣物,谢尔曼才发话就举着火把钻进距离他最近的一条甬道。大厅里回荡着有人捡到好东西发出的欢呼声

,袁野也按耐不住了,跟林克打了声招呼就加入到搜刮的行列当中。

林克站着没动,他的注意力被飘散在空中的金色光芒牢牢吸引。命运魔精,而且数量多得惊人,比起前两次,这回的可是一大把。

左右环视,确定没人盯着自己他才拔腿朝魔精汇集的角落走去。

从墙壁渗出来的,秘门吗?

他学谢尔曼在墙上摸索,“吱嘎”一声,墙壁向后缩进,露出一个不算大的房间,里面堆满了几个大木箱,地上全是金银钱币,在这堆财宝上倒伏着一个人,应该说是一具白骨。衣着虽因时间的侵蚀而退色,但还可以看出当年也是精工细致缝制,最奇特的是,命运魔精竟然是来源于尸体在脚上的旧皮靴,无论款式还是颜色都与身上的衣服极其不搭。

林克伸手一抓,魔精却没有像前两次迅速吸收,它们还漂浮在空气里,无风自动。现在这种情况不容他慢慢想,林克当机立断,用脚上的旧靴子来了个对调,还没等他站起身,就有人发现了开启的秘门。

走进来的是名身材魁梧的大个子,他不管地上的钱币,直接走向大木箱,用斧头砸开锁,里面全是项链戒指等镶嵌了珍珠宝石的饰物。

见钱眼开的大个佣兵哈哈大小,又陆续砸开了另外几个木箱。

林克缓缓起身,正打算乘那人闷头发财之际离开密室,刚走到门口就被冲入的人群又给挤了回来。吵闹声很快引来了谢尔曼,怒喝一声,让所有人停下手里的动作。

谢尔曼冷冷盯着佣兵们,水晶球已经碎裂,“我之前说过,不许你们动刻有马利克圣徽的金币,是谁拿了,交出来。”

林克镇定自若的退到人群最后,不管马利克的圣物是哪种的类型金币,总之不会是他脚上穿的这双靴子。

藏宝室里的东西足够许多人好吃好喝过一辈子,见财起意的佣兵可不理会谢尔曼的威胁,自顾自地往身上塞钱。

砰――

一枚大火球在拥挤的房间里腾起,将最靠近谢尔曼几名佣兵炸飞老远,直至他们气息全无地摔倒在钱币堆上,诸人才缓过神来,原来委托人是个法师!佣兵们纷纷拔出武器,一时间密室里只有粗重的喘气声。

位置稍微考前的潘恩朝林克挤了挤眼睛,他斜眼一看,袁野在身后两米处,被几名佣兵隔着。

要动手吗?

潘恩的口型是这样说的。

林克缓缓摇头,他对杀人有抵触,袁野亦然。还是再观察看看……对了,谢尔曼的那个侍从居然不在,得小心。

“我对这些财物没兴趣,我要的只有马利克的圣物。”谢尔曼沙哑的声音一字一句的说,“谁拿了交出来,否则别怪我下狠手。”

一名佣兵从怀里掏出刚才塞的钱币扔在地上,他可不想为了钱把小命送掉。

谢尔曼看了一眼,让开了被他挡住的秘门,满头大汗的佣兵缓步通过,然后快速跑了出去。见他平安无事,又有几人抛弃身上的钱币溜出去了,依然有几个顽固分子,不愿意放弃到手的钱财。

林克尝试着靠近谢尔曼,他举手做投降状,边靠近边表示自己没有拿任何东西。就在林克距离谢尔曼只有几步之遥之际,少年侍从忽然举着双手重剑劈向谢尔曼。

“当”的一声,重剑劈空,谢尔曼瞬间移动到墙角,脸上丝毫没有惊讶之色。

“滚一边去,现在没空陪你玩。”他左手做出了个抓握的动作,一把水晶长杖凭空出现,呼一下从杖尖喷出一道火焰,将少年阻拦在密室之外。

潘恩抓紧机会,从阴影中一跃而出,曾展示给林克看的六连击猝然出手,直攻谢尔曼毫无防备的后背。

火花四溅,刺客的偷袭失败了,被法师无形的护盾挡了下来。还不等潘恩后撤,一道风刃紧随而至,尽管他已经缩紧腹部的肌肉,仍被划开了一道深深的口子。

袁野伸手去扶,却摸了满手的血,低头一看,潘恩肠子都外露了,他努力想塞回去,手却抖的厉害。

林克蹲下身,协助潘恩把肠子塞回腹腔,在袁野的目瞪口呆中,治愈术将鲜血淋漓的伤口复原了。

“居然在地之柱的边界使用魔法,忘了自己的身份吗,领主谢尔曼。”林克抽出武器,大声喝问。

PS:继续推荐老乡的书,都市异能,传送门――

[bookid=,bookname=《逆霸》]

石家庄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昭通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衡阳治疗阴道炎医院
石家庄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昭通治疗牛皮癣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